汉献帝是如何被“自愿让位”的?

首页

2018-12-13

首先,得有跑龙套的,干脏活累活。

华歆就是一个不怕脏不怕累的劳动模范,他是曹丕篡汉的急先锋,总是身先士卒,亲临第一线。 他不怕当世,更不怕后世的谩骂,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骂去吧!华歆去逼汉献帝效尧舜之道,他威胁汉献帝,不识时务恐遭不测。 汉献帝拂袖而起,王朗赶紧给华歆使眼色。 华歆立刻心领神会,纵步向前,扯住龙袍,凶神恶煞般地说,许与不许你早点给个话!禅让完成后,华歆按剑指帝,厉声警告汉献帝要知道感恩,不要乱说乱动。 华歆并非不知道这活很脏,但他的整个行动,无耻果敢,一气呵成,说明他不是被动的,而是勇挑脏担。 当然,如果曹丕授意华歆去威逼汉献帝,估计华歆也没别的选择。 也许,华歆早已料到这一层,所以,干脆争取主动。 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写尽了禅让的虚伪,但是,只有华歆是本色演出,是真实的,因为他最无耻。 这是一个真实的华歆,是这出戏中的一条指哪往哪咬的狗。

汉献帝无奈,只好自愿让位。

曹丕听说后,以为戏到此落幕了,大喜,便要接受。 司马懿阻止说,还不行,虽然,诏书已经到了,但是您还应该上表谦天位,以绝天下之谤。 演戏就认认真真地演,不是没有用的,为的是绝天下之谤,就是天下人明知禅让是巧取豪夺,然而却无法挑他的理儿。 曹丕采纳了他的建议,说自己德行不够,请汉献帝别求大贤,以嗣天位。

汉献帝又一次相让,有了上一次司马懿的点拔,曹丕欣喜之余,心里很不踏实,对贾诩说,怕被后人冠以篡窃恶名。 贾诩的办法是把暗箱操作的事情,放到大庭广众下,完全透明,在文武百官面前,让汉献帝亲自捧着玉玺献给曹丕。 这样就可以释群疑而绝众议了,大家都看到了,这江山是人家非要给,不要都不行,看谁还敢说篡窃。

至此,禅让完美谢幕了。 在这个过程中,曹丕表现很幼稚,容易急躁盲动,沉不住气,幸亏有司马懿和贾诩两位政治高手操纵着。 司马懿和贾诩处在幕后,干的是干净活。

他俩虽然出场不多,但总在关键的时候出手,表现出扎实的禅让学功底,是真正的主角。 如果是一个敏感的主子,这种学问会让他后背发凉冒冷汗的。 贾诩和司马懿岂能不知因此,曹丕篡汉以后,贾诩选择了退,连子女的婚姻都选普通的人家,以保全身家性命;司马懿是选择了进,众所周知,司马氏最终也演出了禅让大戏,以晋代魏。

人们看晋朝的历史,往往会很不舒服,尤其是司马氏父子,他们简直就是阴谋诡计,奸诈狠毒,反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代名词。 其实篡位种子早在曹魏时期就种下了,黄初欲学唐虞事,司马将来作样看。

事后,曹丕对群臣说,舜、禹之事,朕知之矣!,曹丕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禅让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一幅奸人知奸,贼人知贼的嘴脸。

但是,这种事只能做不能说,谁说谁没素质,这也是曹丕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之一。 另外,曹丕政治上的不成熟,还表现在对待司马懿与贾诩的问题上,他俩精通禅让学,厚黑的功夫深厚莫测,难保其中的某一个,将来不会对他或者他的子孙也来一个禅让,曹丕对此并没有提高警惕,后来的历史也证明了曹丕的错误。 注明:本文摘自网络自媒体,其观点不代表本网站,仅供参考。